华体汇app-埃塞俄比亚与苏丹边境冲突多人死亡,动荡两国何以擦枪走火?

原标题:埃塞俄比亚与苏丹边境冲突多人死亡,动荡两国何以擦枪走火?

当地时间11月29日,埃塞俄比亚政府否认上周末在与苏丹接壤的法沙卡(Al-Fashaqa,现由苏丹加达里夫州实际控制)发动了袭击,称在这片两国争议地区发生的冲突是埃塞提格雷州的叛军所为。苏丹方面此前则表示,是来自埃塞方面的袭击造成了多名苏丹军人死亡。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地区合作室主任祝鸣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指出,由于遭埃塞政府指责的“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提人阵”)的控制区并未扩展到埃塞与苏丹边境,“提人阵”不太可能是此次攻击行动的策划者。虽然埃塞和苏丹的边界冲突由来已久,但两国都有管控冲突的意愿,两国边界地区也因而有望维持相对和平状态。

苏丹军队在冲突地区集结

据半岛电视台11月29日报道,埃塞俄比亚政府发言人吕克塞-图卢(Legesse Tulu)当天表示,苏丹政府的相关说法是“毫无根据的”。

图卢声称,此次攻击行动系“提人阵”所为,“提人阵”在苏丹境内接受训练,并得到“外国支持者”援助。

在埃塞俄比亚广播公司播出的节目中,图卢还表示,“大批叛乱分子、土匪和恐怖分子”从苏丹进入了埃塞境内,遭埃塞联邦军队及其支持的民兵武装力量歼灭,但他并未提供相关证据。

苏丹方面则给出了截然不同的说法,该国军方27日表示,与埃塞政府军有联系的武装团体和民兵发动袭击,在法沙卡打死了“数名”苏丹士兵。苏丹军队击退了袭击,并造成埃塞方面“重大人员和装备损失”。另据彭博社11月28日援引当地人士的话报道称,埃塞方面的攻击造成至少20名苏丹士兵丧生,但相关消息来源并未透露埃塞方面的伤亡人数。

苏丹东南部加达里夫州边界委员会成员拉希德•阿里(Alrasheed Ali)声称,苏丹士兵27日在渡过阿特巴拉(Atbara)河后遭遇轰炸与伏击,至少20人死亡。阿里28日还对彭博社表示,苏丹军队正在阿特巴拉河畔集结,当前“局势十分紧张”。

专家:与埃塞俄比亚内战关系不大

法沙卡地区是一片肥沃的土地,盛产棉花和高粱。1902年,英国统治下的苏丹和埃塞俄比亚帝国签署了一项条约,以正确划定边界,但由于边界沿线的一些地区没有得到解决,所以条约最终失败了。虽然在1902年和后来的1907年的条约中,法沙加被划为苏丹领土,但埃塞俄比亚人已经在该地区定居,并且已经在那里耕种,同时向埃塞俄比亚政府交税。

祝鸣指出,当年埃塞和苏丹等非洲国家的领土边界意识没有欧洲国家那么成熟,边界比较模糊,“广大非洲国家独立之后形成了共识,尽管大家都对殖民时期的边界不满意,但首先要基本承认这些边界,尽量通过谈判等和平方式解决。”因此,虽然很多非洲国家独立后都存在边界问题,但并未为此大动干戈。

2008年,苏丹与埃塞达成了协议:埃塞承认法沙加是苏丹的一部分,但仍允许埃塞的阿姆哈拉族农民可以继续在法沙加生活而不受干扰。法沙加北部的提格雷族农民也被允许留在那里。

不过,2020年11月埃塞俄比亚内战爆发后,苏丹趁机派兵进入法沙卡,驱逐了驻守当地的埃塞民兵,完全控制该地。埃塞方面则斥其为侵略,两国围绕该地区的争端因而升级。

祝鸣认为,此次边界事端与眼下埃塞国内的冲突关系不大。最近几年,埃塞和苏丹围绕该地区不时发生边界冲突,并造成人员伤亡,“只是这次死伤规模比前几次更大一点。”

祝鸣还表示,从控制区研判,由于“提人阵”及其盟友尚未渗透到埃塞苏丹边界地区,攻击行动更有可能是埃塞政府军或其支持的民兵武装力量所为。假使袭击是由民兵武装力量发动的,也就未必是埃塞的政府行为。

尽管如此,但长久以来,埃塞、苏丹和其他一些非洲国家的边界积怨确实并未得到解决。2020年12月22日,苏丹和埃塞俄比亚边界划定联合委员会会议曾在苏丹首都喀土穆召开。祝鸣认为,这显示双方希望通过机制化的途径,“一劳永逸”地解决两国间边界划定问题,只是两国边界划定联合委员会最终还是未能解决法沙卡等地的边界争端。

两国将尽力维持“相对和平”

虽然埃塞政府发言人图卢对苏丹方面的指控进行了驳斥,但还是表示愿意通过“对话和谈判”等和平方式解决争端,他还声称埃塞联邦军队“没有对任何主权国家发动攻击的计划”。

除了边界争端外,埃塞和苏丹还在复兴大坝建设等问题上意见严重相左。不过祝鸣认为,埃塞和苏丹是搬不走的邻国,也都是拥有一定军事力量的地区性大国,“成为死对头对两国都不利。”埃塞俄比亚和苏丹双方领导人具备战略眼光,明白两国冲突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因而“会从国家的中长期利益考虑问题,尽量维持两国关系的相对和平”。在边界争端后的对外声明中,埃塞俄比亚依然把苏丹称为“兄弟国家”,便是明证。

另外祝鸣还认为,由于目前埃塞俄比亚和苏丹两国都面临严峻的内部问题,埃塞国内的提格雷战事没有停火迹象,苏丹上月也发生了政变,双方的“内外挑战都很多,因而没有必要在外部树立长期敌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Author